陰陽詭世第1章    山野怪談

第1章    山野怪談

小說:陰陽詭世 作者:鬼骨 更新時間:2016-08-22 17:39 字數:3232

    尸攔路,鬼拉手,夜半走路莫回頭。
  自古至今,鄉野山村之中,都盛傳著種種荒誕不經卻又駭人聽聞的怪事,我居住的溪水村,就發生過不少稀奇事兒。
  就說二十年多年前,那時候正值改革初期,村里接到上頭命令,說是要興修公路,改善民生,讓村兒里人過上好日子。
  溪水村在大山深處,幾十年的時間窮的叮當響,十里八鄉樹皮都給吃沒了,餓死人那是常有的事兒,這當兒聽到這種好事,都慌忙不迭的干了起來。
  不過路沒修多久,就發生一件怪事兒,原來就在村民們挖開蛇梁子的時候,竟然挖出兩條蛇。
  若是普通的蛇倒也沒什么,但偏偏兩條蛇一黑一白,黑蛇足人腦袋那么粗,白蛇卻只有人拇指粗細,當然這其中肯定有夸張之處,可也足以說明其中的詭異。
  但當時正值寒冬,兩條蛇都在冬眠,挖出來的時候根本沒有反應。
  這讓餓了幾十年的村民眼睛都綠了,嚷嚷著要把那條黑蛇給燉了打牙祭。隊長佘老六一聽樂的開花,蛇肉大補,這么大的蛇,吃了只怕還能添福添壽呢!
  不過就在所有人都守著燉肉的時候,我爹卻急了,說這蛇孕育在山中,長這么大已經有了靈性,只怕你吃了長命不行短命無疑。
  我林家上數幾輩都是吃陰陽飯的,祖傳的行當,我爹雖然年輕,但本事不小,十里八鄉都有名,聽我爸那么一說,許多人都有些猶豫了。
  但是這事兒落在佘老六耳中,立刻就火了,二話不說就把我爹拉去牛棚給綁了,說林承北你搞什么牛鬼蛇神,這天下是共 產主義的天下,容得他牛鬼蛇神?
  隨后在村里架起兩口大鍋,水燒旺了,親手把兩條蛇給宰了扔進了鍋里。那香味兒一飄出來,所有人都直流哈喇子,格老子滴活了幾十年,哪里見過這么香的肉!
  不過蛇肉沒吃完,佘老六的媳婦兒袁二花就發現不對勁,自家兩個娃兒不知道啥時候不見了。
  佘老六只顧著吃肉,對自家媳婦兒說你回家去看看,倆小兔崽子能跑哪里去,準是回家了。
  袁二花不敢大意,放下碗筷就跑回家里,而就在袁二花去了沒多久,佘老六就聽見自己媳婦兒一聲驚恐的尖叫,隨后沒了動靜。
  這時候佘老六有些慌了,帶著幾個就人跑了回去。而就在他跑到自家屋里一看,連同和他一起來的幾個人,都是一聲尖叫,腿肚兒一抽,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原來這時候佘老六的家里,竟然花花綠綠趴著好幾條手腕子粗的蛇,他老婆這時候正被一條黑蛇給纏著,臉都憋綠了,卻死活都掙不開。
  按說冬天蛇不該出來的,可所有人都看得清楚,這幾條蛇生龍活虎,眼里泛著兇光,精神得很。
  這一下佘老六嚇破了膽,想起我爹的話,連滾帶爬跑到牛棚去給我爸松了綁,磕了一個響頭,請他救人。
  我爹雖然看不慣佘老六的作為,但也知道這個時候人命關天,馬虎不得,當下取了兩條布袋,徑直到了佘老六家里。
  沒有人知道我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反正村民就見到我爹拿著布袋走進佘老六家里,門關之后沒多久,我爹就提著布袋出來了。
  再進去看時,那滿屋子的蛇已經沒有了,袁二花咳嗽了好一陣子,也緩過了氣。
  不過這事兒還沒完,我爹捉了蛇提著袋子就跑到了佘老六煮蛇肉的地方,一看那兩口大鍋,整張臉一下就黯淡了下來,又怒又氣。
  揪著佘老六的衣領扇了兩耳光,我爹說這事兒是你佘老六領頭干的,如今你遭報應,怪不得別人,但你連累自己的娃兒,就他娘的該下地獄!
  這話聽得佘老六一個激靈,這才想起自己兩個娃兒還沒找到,莫不是出了什么事?
  我爹長嘆一聲造孽呀,隨即走到那兩口大鍋前面,飛起兩腳就給踹翻了。
  兩口鍋一翻,滿鍋的湯水翻了一地,湯水之中,佘老六看到了自己兩個兒子。只不過此時已經被煮熟煮爛,全身裂開,成為了兩個死孩子!

      看見這等場景,所有人都嚇得一身冷汗,摳住喉嚨就是一陣狂吐,敢情自己吃的哪里是蛇肉,分明就是佘老六家兩個五六歲的小孩兒!

      佘老六兩口子呆呆的看著地上的兩具尸體,睚眥欲裂,自己竟然親手把自己兒子給煮了,當下哀嚎一聲‘我的兒啊’,齊齊倒地,不省人事。
  村民們自知闖了大禍,當下顧不得別的,齊齊跪地央求我爹救人。
  我爹搖了搖頭,說本來這等傷天害理之事罪不容誅,你們死了都應該,但鄉里鄉親的,他還是狠不下那個心,便說要救人可以,但所有人都要遵他幾個規矩才行。
  第一,所有人從今往后都要在家里供奉那兩條蛇,并且在蛇梁子修建一座廟,以化解其怨氣。
  第二,廟修好之后,蛇梁子,槐樹林,老青溝這三個地方,以后誰都不能去,否則就是死他也不會幫忙。
  話就撂這兒了,村民們一聽這規矩也簡單,再者,性命攸關,沒說一個不字兒,就答應了下來。
  后來不久,蛇梁子上就建起了一座廟,廟基都是我爹親手設計的,基石也是我爹親手下的,可算牢固。
  廟修好后,我爹又親手畫了三百六十道符,分發給每家每戶貼在門框上。如今你到村里來看,還能看到門框上的符紙,就知道我所言非虛了。
  村民也不敢大意,初一十五香火不斷,供奉著兩條蛇,這事兒才慢慢平息了下去。
  不過即便如此,佘老六兩口子,卻還是精神失常,成了瘋子,倒也怪可憐的。
  七八年的時間一晃而過,這期間我也出生了。不過我的出生卻讓我爹蒼老了許多,因為我出生時,我娘難產過逝了!
  我爹說,我娘走得早,要我好好活著就得有個好名兒,結果憋了三天,頭發都撓掉了一大把,給我憋出個名兒,叫林長生。
  “長生,長生,這名兒好!”我記得當時我爹給我取了名,一夜都沒睡著,在我娘靈牌前又哭又笑說了好大一堆話。
  好在我爹有一身看通陰陽的本事,那些年改革開放,對有些東西打的也沒那么嚴了,我爹帶著我行走十里八鄉,談不上豐裕,倒也踏實。
  只不過這踏實沒幾年,卻又因為另一件事兒給打破了。
  自從七八年前我爹立下規矩,蛇梁子,槐樹林和老青溝這三個地方除了我爹隔每逢初一十五去巡視一趟,真沒人去過。
  不過后來不知道為啥,村里的老光棍陳老七晚上跑到槐樹林里去了,出來的時候滿臉興奮,說他娘的單身幾十年,這次享福了,竟然還找了個大姑娘!

      這話一傳開村民就議論開了,陳老七是個老光棍,一無所有不說還好吃懶做,咋會有大姑娘看上他?
  我爹聽說這事兒,當時臉就陰了,跑到陳老七的雞窩里把他拽出來就是一頓打。
  “格老子滴看把你能的,老子八年前說過的話你龜兒子當放屁了?”
  我爹平日里很溫和,可骨子里也是山城人的火爆脾氣,發脾氣的時候兩個壯漢都架不住,當下喝的陳老七歪七倒八,一溜嘴就坦白從寬了。
  陳老七說,他這些日子認識了個大姑娘,和他相好上了,約他在槐樹林里見面那啥。
  他老光棍一條,一聽這話一顆心都跳了出來,直接把我爹的話拋到腦后,一頭扎進槐樹林快活了一番。
  聽完這話我爹臉色又陰沉了幾分,沉默了一陣就說讓陳老七把那姑娘領來看看,真好的話,他出錢給他娶了。
  陳老六一聽有這好事,掉頭就鉆進槐樹林,嘿,結果還真帶了一個姑娘出來。那姑娘標致水靈的,就是溪水村最好看的王二妮都趕不上!
  所有人都羨慕嫉妒,唯獨我爹臉色越來越沉,盯著那姑娘看了半晌,揚手就是一巴掌打在了她臉上。
  陳老七急了,說你林承北眼紅咋地,自家媳婦兒沒了,打我的人!

      我爹也懶得理他,拉開陳老七又是一耳光落在了那姑娘身上。這一巴掌下去,陳老七還沒來得及開罵,已經驚恐的把話生生咽了下去。
  為啥?因為他看到那水靈靈的姑娘被我爹兩耳光一打,臉上的皮子竟然嘩啦啦往下掉,露出一張腐爛生蛆的鬼臉來。
  看到水靈靈的姑娘變成這幅樣子,又想起他和那姑娘干的事兒,陳老七驚得一身冷汗,當場就尿褲子了。
  好在我爹本事不弱,那女鬼活蹦亂跳一陣,叫我爹給收拾了,封了起來。
  不過這事兒之后,我爹去槐樹林,蛇梁子,老青溝的次數就越來越多了。原先是初一十五去,后來則隔三差五就去一趟,再后來,幾乎每天都去。
  我跟隨父親行走鄉里,雖然父親從不教我他的一身本事,但多少我也學了點,知道這其中只怕不簡單,便央求和他一起巡視。
  不過我跟隨父親巡視了十余年,卻并沒有發現過什么怪事,久而久之,也就忘了當初那些事兒了。
  “長生,巡山了!
  朝陽初升,晨露未干,父親已經扯開嗓子把我從床上拉了起來,前去巡山。
  “哦呵.”
  出門,我爹便扯著嗓子哼了一陣‘巡山調子’,那調子粗獷而又帶著幾分蒼涼,別有韻味。
  我也扯著嗓子學著他嚎了幾聲,但怎么著也不成調,只好干笑著放棄了,如往常一般,踏上了巡山的路。
  只不過我不知道,這一腳踏出去,就再也走不回來,而我更親眼見到,我爹被一棵樹給吃了!

(←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