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殘王毒妃第一章  來自兄弟的背叛

第一章  來自兄弟的背叛

小說:穿越之殘王毒妃 作者:百里 更新時間:2017-03-27 14:39 字數:2037

    寂靜的街道,周圍一片安靜,只有高高掛起的月兒偶爾出來露個頭,和孤零零的路燈做個伴。

    “嘭”。

    遠處突然傳來一聲巨響,嚇得月亮又重新躲進了云層中。

    遠處,一群手持槍支穿著黑衣的男子正圍著一個身形纖細穿著黑色皮衣的的女子

    “你們?”

    因為喝了酒,并且對他們很信任,所以夏憐完全沒有防備,也正因為如此,才會讓平時毫無威脅的子彈射入了自己的身體。

    “為什么,背叛我?”

    或許是因為喝了酒的原因,也有可能是不愿意相信這是事實,良久,夏憐才輕聲的問出了聲。

    只是稍稍站直了下身體,周圍原本自己以為可以信任的兄弟就齊齊的向后退了一步?吹剿麄兊姆磻,夏憐微微的瞇了下眼睛。

    “站住,不準動,不然我現在就殺了你!”

    站在那群人中間的一個穿著黑色夾克男子大聲威脅道。

    細聽下,就會聽出他這威脅下的緊張與恐懼。

    “呵呵,殺了我?”

    夏憐完全沒有理會男子的威脅,反而踏著步子上前走了一步,驚的眾人又后退了一步。

    “哼,夏憐,你別囂張,你現在喝了酒,那邪惡的力量使不出來了,還中了槍,想不死都難!绷硪粋男子一邊后退一邊似為自己打氣般說著。

    “對啊,你現在都落在了我們手里,還有什么資格囂張!”

    聽到男子的話,周圍的人似乎都松了口氣,是啊,她現在可是無力反擊了,他們還怕她干什么。

    “為什么,背叛我!”

    夏憐不管他們說的那些廢話,只是再次問出了她的問題。

    “呵,你說為什么,你那么惡心的一個人,竟然還妄想一直做我們的老大!

    “就是,你說不會用那東西控制我們,但誰又知道你以后會不會用它控制我們!

    “哼,憑什么我們大家一起拼命,每次卻是你分的大頭。我們的命就那么不值錢嗎?”

    或許是真的認為夏憐沒了反擊之力,周圍倒還真的響起了一些抱怨聲。

    “惡心?憑什么?”

    夏憐一字一頓的說著,本來面無表情的臉上,更加冷若冰霜。

    在她救他們命的時候他們不嫌她惡心,在她帶領他們一步步成為a市唯一黑道幫派的時候他們不嫌她惡心,卻在現在嫌她惡心?

    “呵,你們,可真不配,殺你們,可真是臟了我的手!

    夏憐突然就笑了,帶著諷刺,帶著憐憫,帶著狠絕,也帶著對世界的失望。

    絕美的笑容綻放在那張無可挑剔的容顏之上,宛若一幅令人心曠神怡的風景畫。

    可是這笑在周圍那些人看來,卻比惡魔都還要可怕。

    “都死到臨頭了,還笑什么笑!弊铋_始說話的男子被夏憐的笑嚇得哆嗦,說話都不太利索了,卻還是大聲的逞強道。

    就好像這樣,就可以揮去自己心中的恐懼似的。

    “死到臨頭?呵,你們的確是死到臨頭了,可真是便宜你們了吶,就這樣簡單的死了!

    聽到男子的話,夏憐臉上的笑容更加優美,說出的話卻是殘忍無比。

    不過,這樣殘忍的話,配上她的表情和她那好聽的嗓音,卻像是一首絕美的歌。

    只不過是一首亡命歌罷了!

    隨著夏憐的話音落下,她的身體里突然竄出許多詭異的黑色影子,速度奇快的纏上周圍人的身體。

    “這惡心的一切,都該結束了!

    隨著那些詭異的黑色影子的消失,夏憐的臉色唰的一下變得蒼白無比,輕聲說出這句話,夏憐閉上了眼睛。

    “嘭嘭嘭!

    下一刻,所有被噬寄生的人人,身體突然爆炸,化為一片血霧,夏憐,也在這爆炸聲中,徹底的不受控制的倒了下去。

    痛,頭痛,身體痛,到處都痛,就像是身體被拆開了,痛的不似自己的身體了一般。

    怎么?難道在地獄里也會痛嗎?還是說,她這輩子做孽太多,所以死后在地獄里還要受罪?

    腦子模模糊糊的,夏憐有些迷糊的想。

    呵,痛吧,無所謂了,比起父母殘忍拋棄時的疼痛,比起失去唯一帶給自己溫暖的妹妹時的疼痛,比起兄弟們背叛時的疼痛,這點痛倒還真不算什么了!

    只是,真不甘心啊,自己那樣真心的為他們著想,付出了那么多,那樣痛苦的活在世上,為什么他們最后還是背叛了自己呢?

    惡心嗎?只是因為自己的噬影讓他們忍受不了了嗎?還是說,自己的力量,終究還是讓他們不安了。

    可是,她是真的把他們當兄弟,又怎么會對他們出手?而且,如果不是因為他們,自己又怎么會走上黑道的路上,雙手沾滿了鮮血。

    真的不甘心啊,她明明,那么努力的想要得到溫暖,可是為什么,最后都會失望吶,即使她為他們付出了所有,他們,還是那樣無情的讓她去死。

    那么,就去死吧,所有的一切,都不應該再存在了,都陪她一起消失吧,畢竟,她是那么的害怕孤獨!

    既然這個世界沒有光明,那么,就讓黑暗來徹底取代它好了。黑暗,好像也不錯,至少,她得到的不會只是傷害了。

    夏憐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等到她意識再次清醒的時候,就看到了這個簡陋的房間。

    一張木桌,顏色已經褪盡,看上去很是老舊,兩把竹椅,看上去要垮了一般。還有擠在一起的兩個柜子,上面放了一些雜物。

    除此之外,就只有自己睡得一張陳舊的小木床了。

    想要抬手揉揉發脹的太陽穴,卻連抬手的力氣都沒有。

    腦海里閃過之前在酒吧喝酒到后來為了殺了那些人強制激發比自身強大幾倍的力量自爆的事情。

    夏憐有些迷惑的盯著床頂。

    按理說,她應該已經死了,而不是出現在這個完全不知名,陌生的地方。

    “唰!

    腦子里突然擠進很多原本不屬于自己的記憶。

    庶女,姨娘,狠毒嫡母,白蓮花妹妹,整整花了一個小時,夏憐才徹底的接收了這個名為夏憐星的女子的記憶,然后才反應過來,自己這是,穿越了?

(←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