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黃記第六節 粉艷桃花

第六節 粉艷桃花

小說:玄黃記 作者:煋炫 更新時間:2017-12-02 09:43 字數:3229

    黃瑾瑜端著碗走到了李淳的面前,見他臉上現出了一絲厭惡的神色后。她又故意將手抬高了一些,將那沾有血跡的破碗和里面不停扭動的蟲子舉到了他的眼前,并平靜的說道:“李大人,這就是害死杜月嬋的蠱蟲!

    李淳眉間深鎖,面現不悅,看著她冷冷的說道:“夠了,拿開!”

    此時的黃瑾瑜心中多了一絲痛快,可她也不敢表現在臉上,也不敢過于挑釁李淳;只是將那抬起的碗放低了,接著說道:“李大人,這物證怎么辦?”

    “交給王大人保管,讓他驗證瓶中之物與杜月嬋的死是否有關!

    王義急忙應了一聲,“李大人放心,下官一定會好好保管物證,并查明那瓶中之物!

    黃瑾瑜一聽,又再次故意將那破碗舉到了王義的眼前,說道:“王大人,這物證就交給你保管了!

    王義的臉上也現出了一絲厭惡,一絲薄怒,他對著身旁的一名捕快說道:“收好!

    “是!辈犊炀蜕焓謴狞S瑾瑜的手中接過了那只裝有蟲子的碗。

    這時,黃瑾瑜看到了自己的手指上也粘有了一層淡淡的血跡。于是,她就慢步尋到了伙房內,將手清洗了一遍。當她返回到李淳身邊的時候,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她。

    這時,李淳看著她問道:“杜月嬋的死因已經查到了,那她是如何中的這蠱毒?”

    黃瑾瑜看著眾人想了想,答道:“居我所了解的,中蠱毒無外乎兩種可能。第一,將藥下在飲食中讓她吃下;第二,就是將藥撒在空中讓她吸入!

    李淳又接著問道:“那這蠱毒發作取人性命需要多久?”

    黃瑾瑜的臉上現出了幾分難色,這個問題她也不是十分清楚,只能含糊的答道:“短則數日,長則數月吧!

    李淳看著黃瑾瑜眉間微皺,繼續問道:“那你可有辦法判斷出這蠱毒是被下入食物中,還是撒在空中?”

    黃瑾瑜臉上的難色又增添了幾分,她只是看著李淳搖了搖頭。

    李淳眉間緊鎖的哼了一聲,就看著身邊的王義說道:“如那藥證實后,知會我一聲!

    王義答道:“好。待我回去之后就用死囚試藥,”

    黃瑾瑜一聽,沒有想到他們居然要拿人試藥,而且還顯得那么的平靜,完全不當一回事。心中又對他們這些朝廷命官多了幾分仇視。于是說道:“為何要用人試藥?用畜牲也是一樣!”

    這時,一旁的王平插口說道:“既是死囚,如何死法又有何區別?我勸你還是先證明自己的清白,不要多管閑事!”

    黃瑾瑜看著神色冷漠的王平,她確實也做不了什么,也改變不了什么!

    李淳也沒有去管黃瑾瑜的問題,他依舊向身邊的王義問道:“王大人,你對醉香樓內的相關人等查問,可有何發現?”

    王義眉間微皺的答道:“都問過了,暫時還沒有發現可疑的人。據杜月嬋身邊的丫鬟春兒說除了有客人時,杜月嬋每日都與她同吃,而春兒又沒有任何中蠱毒的跡象,城中近日也無別的人死去!

    李淳面色顯得凝重,說道:“照此說來,這蠱毒下在食物中的可能性就比較小了!

    “李大人說的是!蓖趿x陷入了困惑為難,接著說道:“只是不知這該如何查起?”

    李淳說道:“讓仵作在查驗下,看看能不能查出這蠱毒如何中的!

    “是!蓖趿x急忙應了一聲就吩咐身邊的捕快去通知馬坨子。

    李淳又接著說道:“讓仵作先查著,我們去醉香樓一趟,看看還有沒有什么發現!”說完,眾人就一起走出了小院,黃瑾瑜也慢步跟在了他們的身后。

    這時,遠處傳來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黃瑾瑜尋聲看去,只見馬上之人已翻身下馬,快步走到了李淳、王義等人的面前。黃瑾瑜認出了他正是張文勇,那個一臉兇像一把抓住她手腕的男人。

    “李大人、王大人!睆埼挠碌哪樕巷@得有些擔憂,又有些責怪的看向了一旁的王平,說道:“王兄,你不是說今日過來會通知我的!

    王平一拍腦門,自責的說道:“張兄,我把這事給忙忘了,這是兄弟我的錯,你可莫要生氣!

    張文勇面帶不悅的看向了李淳和王義,問道:“不知李大人和王大人可查出什么了嗎?”

    王義答道:“張公子,杜月嬋的死因已經查出來了,是死于蠱毒。我們現在準備前往醉香樓調查!

    “蠱毒!”張文勇的臉上凝重了起來,他的目光中透露出了一絲寒意,“你們對她做了什么?”

    王平說道:“張兄,這也是為了查明真相,還月嬋姑娘一個公道!

    張文勇鼻間重重的哼了一聲,沒有在多說什么,大步就往那破舊的小院而去。

    王平隨即說道:“李大人,父親你們先去醉香樓,我去看著他點,以免出事!

    “好,那就這樣吧!蓖趿x隨即又吩咐道:“張貴、楊通,你二人也留下!

    “是,大人!

    王平就帶著張貴和楊通返回了院內,眾人也順著道路往城中而去。而黃瑾瑜也再次被扶上了馬車,她也聽到了那破舊的院內傳來了一陣張文勇憤怒的叫喊聲。隨著馬車漸漸遠去,那叫喊聲也在她的耳中漸漸消逝;而她也漸漸陷入了沉思,這杜月嬋到底是怎么中的蠱毒?

    ……

    不知過了多久,馬車再次停了下來,那趕車的車夫說道:“黃姑娘,李大人讓你下車跟著他!

    “哦!秉S瑾瑜回過了神,急忙應了一聲,在車夫的協助下走下了馬車,她也注意到已經在醉香樓的門前了。

    黃瑾瑜看著李淳的背影慢步跟著走了進去,這可是她第一次進入煙花之地。她看著屋內華麗的裝飾,還有一個個妖艷的女子正與男人相擁敬酒,此時的他們也愣著看向了李淳、王義等人。而黃瑾瑜卻瞬間感到心中煩悶、厭惡、極不自在。

    這時,那陳翠鶯快步迎了上來,說道:“李大人,王大人,你們可是來告訴我已經查到兇手了!”

    王義說道:“陳老板,我們來是要看看杜月嬋的房間,還有讓春兒和你廚房里干活的人都來,李大人有話要問。還有讓這些無關人等都散了!

    “哎呀,王大人,你這要查看杜月嬋的房間,還有叫春兒和廚房中的人來問話,這些都沒問題!憋L韻猶存的陳翠鶯對王義嬌聲哀求說道:“只是這店中的客人不能趕走,我還得養活這醉香樓的幾十口人呢!這月嬋死了,我這店里來的客人已經少了大半,我想王大人也不忍心看到這些姑娘忍饑挨餓,流落街頭吧!”

    “陳老板說的也有理!蓖趿x帶有笑意的臉,隨即顯得又有幾分為難的看向了身邊的李淳,說道:“李大人,要不我們到后院去查問吧!

    李淳應道:“既然王大人這么說,那我們就到后院吧。而且那杜月嬋也是死在后院的,我也正想查看一下現場!

    “王大人、李大人,請!标惔潸L的臉上現出了一絲笑意,并對著身邊女子又說道:“快去為王大人和李大人準備一壺好茶,還有吩咐春兒和廚房中干活的人都到后院來!

    “是!

    李淳微微回頭瞟一眼身后的黃瑾瑜就向著后院而去,而黃瑾瑜也是低首不語的慢步跟上。

    進入了屋后的庭院中,雷捕頭指著眼前的一棵桃樹說道:“李大人,杜月嬋當日就是死在這桃樹下!

    “嗯!崩畲緫艘宦,就走到了桃樹下對桃樹細細打量了起來。

    黃瑾瑜聽到了雷捕頭的話,也抬頭看向了那棵正盛開的桃花,粉紅一片,嬌艷無比。

    這時,李淳指著樹干上一塊殷紅的印跡問道:“這血跡是杜月嬋的嗎?”

    雷虎說道:“是。昨日我進來查看的時候,這樹干上就沾有血跡,是杜月嬋的用頭撞擊樹干留下的!

    李淳沒有多說,他查看了一下血跡后又繞著樹走了一圈,就進入了一旁的雅舍內。

    黃瑾瑜對著那盛開的桃樹又多看了兩眼,也跟著進了那雅舍之內。她看到這間小屋清新別致,陳設簡略。她又將目光投向了李淳,見他正站在一張方桌前用手指輕輕的敲打著桌面,雙目則緊盯著桌面上擺放的一個小香爐。而王義、雷捕頭、陳翠鶯也站在一旁看著李淳,并未出言打擾。

    黃瑾瑜也將目光投向了那個青銅所制的小香爐,她心想難道李淳認為蠱毒是放在這個香爐內嗎?這完全不可能,誰會將鼻子湊到香爐邊去聞,而且這蠱毒也不是煙霧狀的。

    黃瑾瑜看著李淳的背影本不想提醒他,可這事又關乎著自己的清白,還是脫口說道:“李大人,我想那個香爐應該不可疑!

    李淳轉身看向了她,只是問道:“那你認為何處可疑?”

    黃瑾瑜將這陳設簡略的屋內又看了一遍,她也毫無頭緒,搖了搖頭說道:“這屋內那里可疑,我真看不出來,但我只能告訴你那個香爐是沒有問題的,因為這蠱毒不是煙霧壯的,如果是的話,中毒的就不止杜月嬋一人了!

    “嗯!崩畲旧裆淠,鼻間應了一聲,又將目光在屋內掃視了一圈后就慢步走到了窗戶前,而那窗外就是那棵開得正粉紅嬌艷的桃花。

    突然,李淳神情凝重的轉身看向了陳翠鶯說道:“陳老板,這間屋子半個月內有何人來過?”

    這時,黃瑾瑜和所有人都驚疑的看向了李淳,而黃瑾瑜心想他發現了什么嗎?難道是那棵桃樹?

(←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