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黃記第七節 意外變故

第七節 意外變故

小說:玄黃記 作者:煋炫 更新時間:2018-01-21 22:14 字數:3056

    陳翠鶯眉間微皺的想了想,說道:“這間屋子多是月嬋在用。如大人問這半月來,我記得只有月嬋她來過,加上昨日的話應該是來過兩次。”

    “兩次!”李淳接著問道:“可記得具體時間?還有她是和何人而來?”

    陳翠鶯想了想,看了一眼一旁的王義又對著李淳說道:“這第一次好像是六日前,月嬋同張文勇,還有王大人的公子一同來的。”接著,陳翠鶯的語氣中帶有了幾分仇怨的說道:“這第二次就是昨日,是同張文勇、張文修兄弟,還有王大人的公子一起來的。”李淳聽完,則將目光看向了王義。

    而王義卻微微一愣,繼而說道:“我回去定會嚴加管教,讓他少來這煙花之地,招惹是非!”

    一旁的陳翠鶯嘴角微微一撇,又想了一下,對著身邊的一個女子問道:“春兒,除了我說的這兩次外,月嬋可有和何人再來過?”

    “除這兩次外,小姐沒有來過了。”春兒急忙回應了一句。

    李淳對著相貌平庸的春兒打量了一番后,問道:“你就是杜月嬋身邊的丫鬟春兒?”

    “回大人,我就是春兒。”春兒對著李淳行了一禮。

    李淳接著說道:“那好,我有話問你。你是不是隨時陪在杜月嬋的身邊?”

    “是,我家小姐有事都會吩咐我做,我隨時跟著她的。”春兒說著眼神中透露出了淡淡的悲色,“小姐待我就像親姐姐一般,沒有想到她會被人害死!李大人,我求你,一定要查出真兇,為我家小姐報仇。”

    黃瑾瑜看著春兒,這個時時刻刻最接近杜月嬋,最有機會的人,心想她會不會是暗下蠱毒的人呢?可又覺得她臉上的表情和言語之中情真意切,應該不會是兇手吧!

    李淳問道:“春兒,在你家小姐出事前,你可有發現她身體有何異樣?或是聽她說身體那里不適?”

    春兒眉間微鎖的想了想,說道:“好像四天前吧,小姐說有些胸悶頭痛,還渾身乏力。我就為她請來了吳大夫,那吳大夫看了之后,說小姐并無大礙只是有些氣血不足,他就開了一張藥方讓我去按方抓藥。后來小姐服了兩日藥后,癥狀有所緩解。直到昨天早上,小姐又說有點頭痛,她想多睡一會,我就沒去打擾她。直到兩位張公子與王公子前來,她服了藥后才前去相陪。”

    “這煎藥是何人負責?”

    “藥是我煎的。”春兒現出了一絲驚慌,繼而說道:“難道大人是懷疑我嗎?”

    這時,所有人的目光都投放在了春兒的身上,讓她更加的驚慌。一旁的王義則大聲的說道:“春兒,你老實交待,你可在杜月嬋的藥中下了蠱毒!”

    春兒一下跪在了地上,眼中除了驚恐,還蒙上了一層淚光。她大聲的說道:“大人,小姐待我如親姐姐一般,我怎么可能害她!”

    黃瑾瑜看著驚慌恐懼的春兒,看著一臉兇相的王義,她知道被冤枉的那份委屈,心中不由的又多出了一層恨意,大聲的說道:“我相信春兒沒有在藥里下蠱毒!”

    這時所有的人又將目光移向了黃瑾瑜這個不起眼的人。春兒看著黃瑾瑜,眼中充滿了感激。

    王義冷冷的看向了黃瑾瑜,說道:“你自己的清白都還沒有證明!你憑什么證明她沒有下蠱毒?”

    黃瑾瑜看著王義一時語塞,只能故作強硬的說道:“我相信她沒有做過。”

    此時,黃瑾確實沒有證據證明春兒沒有下蠱毒,可她的內心深處卻是相信春兒的;同時也痛恨王義這個以官威壓人的糊涂官。

    王義看著黃瑾瑜發出了一聲冷笑,“你相信她!”這讓黃瑾瑜的內心隱隱不安起來,她不知道這王義,王知縣又會使出什么樣不要臉的手段來誣陷她!

    繼而,王義面色一沉,變得陰冷起來,接著說道:“依本官看來,分明就是你買通了春兒,讓她在杜月嬋的藥里下的蠱毒!”

    黃瑾瑜大聲的喊道:“你血口噴人!”

    “大人我沒有,我絕對沒有在小姐的藥里下毒。”一旁的春兒也急忙辯解。

    這時,李淳開口說道:“王大人,這事我還得細細查問呢。”

    王義面色恢復了平靜,笑看著李淳說道:“李大人說的是,是應該細細查問。可依下官之見,這黃瑾瑜與丫鬟春兒必有嫌隙。”

    黃瑾瑜看著王義,心中十分氣惱,她不知這王義到底是怎么做的知縣。于是,黃瑾瑜大聲的說道:“王大人,你怎能如此不講證據,就給我亂定罪名!”

    王義看著黃瑾瑜的目光顯得又多了幾分仇視,他正想說話之時,李淳打斷道:“王大人切勿動怒,容我在詢問一下。”

    王義冷冷的看著黃瑾瑜鼻間重重一哼,一甩衣袖,就負手于身后立在一旁不在說話。

    而黃瑾瑜也鼻間輕哼一聲,不在看向王義,而是將目光移向了一臉平靜的李淳,心中暗想一定要將這個真兇找出,證明自己的清白;她也知道也許真的只有這個人才能幫到她。

    這時,李淳又看向了春兒問道:“春兒,我在問你,你家小姐兩次見張文勇與王平時,你可跟在身邊?”

    受到了驚嚇的春兒不假思索的回應道:“在啊。”

    “那在六日前的那一次,你可有發現異常?”

    “異常!”春兒想了想后,對著李淳急忙搖頭應道:“沒有,都和往常一樣,我家小姐除了彈琵琶,就是陪著張公子和王公子聊天。”

    “這期間送來的酒菜、茶點,你家小姐吃了嗎?”

    “吃了。”

    “那張文勇、張文修、王義呢?”

    “他們也吃了,小姐也讓我吃了些點心。”

    李淳點了點頭,接著問道:“那你家小姐喜歡桃花嗎?”

    這時,黃瑾瑜聽到了李淳的問題,她也將目光緊緊鎖定在了春兒的身上。她心想這也許就是一個重要的線索。

    “也談不上喜歡,只是這桃花盛開后小姐就偶爾會來看看。”春兒頓了頓,臉上的悲色又濃了幾分,繼續說道:“有一日我陪小姐來看這桃花的時候,她還說這嬌艷的桃花再美也有凋零的一天,就像我們女子的美貌一樣也有一天會消逝的淡然無存,她也不想在這樣的地方呆一輩子。小姐還說,張公子準備為她贖身帶她離開這醉香樓;那時,小姐她也會帶我一起離開。”說完,春兒的眼中布滿了一層晶瑩的淚光。而一旁的陳翠鶯鼻間輕輕一哼,眼中卻有些不自在了。

    黃瑾瑜聽了春兒的話,心里知道作為一個女子待在這樣的地方是多么的痛苦與可悲。

    而李淳并沒有停下,接著問道:“那杜月嬋她有沒有聞過桃花?”

    “有啊。”春兒沒有任何的思考就回應了李淳。

    黃瑾瑜聽到了春兒的話,心中也隨之緊張了一下。她將目光移向了那個面色平靜的李淳,心想難道這蠱毒真的是下在這桃花上的嗎?難道他真的已經發現了什么重要的線索了嗎?

    “這是什么時候的事?”李淳那平靜的眼神中似乎多出了一層興奮之聲。

    春兒想了想,說道:“就在六日前,小姐與張公子和王公子在這里聊天的時候。張公子突然說這桃花好美,他就走到了那扇窗前,看著一枝伸到窗前的桃花將它拉在了手中聞了聞,又讓王公子去聞了一下,也讓我去聞了一下。后來,王公子就將那枝桃花折斷遞給了張公子,讓他拿給我家小姐,而我家小姐也聞了一下。”

    李淳臉上的表情又變得疑惑起來。而黃瑾瑜也在想,他們每個人都聞過,那就說明這蠱毒和桃花沒有關系了,要不然他們三人中也必會有人和杜月嬋一樣中了蠱毒。

    “那你家小姐聞……”

    李淳的話還沒有說完,一名捕快大步跑來,并大聲的喊道:“大人,大人。”

    這時,所有人都將目光看向了這名捕快,黃瑾瑜也認出了他正是留下陪在王平身邊的其中一人,楊通。

    雷虎說道:“楊通,你慌什么?你不是跟在公子身邊的嗎?”

    王義也看著捕快楊通,大聲的說道:“發生了什么事?”

    楊通看了一眼雷虎就急忙對著王義說道:“大人,公子被張文勇打傷了。”

    這個消息對黃瑾瑜顯得有些意外,她驚奇的看向了楊通,不知道張文勇和王平之間到底發生了什么?不過這個消息到令她的心中有幾分痛快。

    “什么!這張文勇好大的膽子,竟敢打傷了我平兒。”王義眉間一皺,面現驚怒之色,問道:“我平兒他現在怎么樣了?傷得可重?可傳大夫了?”

    “回大人,公子他已被送回府中了,傷得并不重。”

    王義的面色稍微緩和了幾分,大聲的說道:“這張文勇人呢?可將他拿住了?”

    “回大人,那張文勇暴起傷人的時候,他被張貴砍中一了刀,就跑了。”

    “跑了!”王義眉間一皺,眼中閃過一絲寒意,隨即對著一旁的雷捕頭喊道:“雷虎,你帶上人去張石山家,將那張文勇給我抓來。”

(←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